首页 → 生活 → 两性
白羊座和天蝎座
日期:2017-12-07 10:34:28    编辑:    来源:
白羊座和天蝎座
“穿云剑”是轩辕世家的知名剑法,剑势快捷凌厉,是一套最适合快攻的剑法,虽然没有“青龙剑”霸气,威力自然也无法与“青龙剑”相
id_2广告位-300*250
id_2广告位-300*250

白羊座和天蝎座
“穿云剑”是轩辕世家的知名剑法,剑势快捷凌厉,是一套最适合快攻的剑法,虽然没有“青龙剑”霸气,威力自然也无法与“青龙剑”相比,但“青龙剑”一经使出,便是连轩辕方也控制不了剑势,轩辕方已经对荆少伤起了爱惜之心,自是不忍真的伤害他,但今日情势危急,轩辕方只想速战将其制服,只是没想到荆少伤好像比自己更急。

轩辕方一剑刺出,在空中形成一道漩涡,剑尖精准无比的刺到六当家的刀锋上,双锋相击,爆出一声刺耳的尖鸣,轩辕方身体飞掠,倒立而起,青龙剑剑锋如一道旋风一般,急划荆少伤手臂。

荆少伤暴退,在暴退之时,手里七尺鬼头大刀,迎天斩向轩辕方,一斩便是十三刀,刀刀即快又直,显然与“穿云剑”一样都是以快打快招式,而轩辕方的青龙剑则犹如蜻蜓点水,剑光一点之下,便破去荆少伤的一招攻势,轩辕方越打越感到心惊,对六当家的爱惜之心也越来越浓,就在荆少伤刀势将尽的一刹那,轩辕方人在空中,一击剑招快若闪电般,比方才快出数倍,疾刺荆少伤右肩。

荆少伤面对轩辕方的凝天一剑,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,向后疾退,后背撞到身后的墙上,将那面墙轰然砸出一个大洞,跌进屋内。

轩辕方一招走空,人如飞燕,从洞中掠进屋内,而青龙剑则紧追着荆少伤,不离不弃。

就在轩辕方在屋内急追荆少伤的时候,忽然感觉后背阵阵寒意,眼角余光发现自屋顶飞跃而下十余道黑影,带着十余道刀光,自上而下织起一片刀网,迎头朝自己砍了过来,而此时一直暴退的荆少伤脸上浮现一丝不宜察觉的微笑,轩辕方便知道自己进了荆少伤的圈套。

轩辕方并不惊慌,身形向下急坠,脚一沾地,正想蹬地后窜,却发现脚下的地松软无比,毫无借力之处,原来地面竟是敷了一层灰尘的淤泥,顿时心中大惊,而此时天上那十余道刀光便已经斩到,轩辕方青龙剑疾刺,化解空中的刀网,然而却被那十余刀生生给砍进淤泥里。

淤泥深及轩辕方脖颈,轩辕方深陷其中,难以自拔,刚想跃出淤泥,荆少伤一刀便落到脖子上,冷冷道:“再动一下,你就是死!”

轩辕方不敢再动,叹道:“真是好算计!”

这时有几个少年小心翼翼地踩着淤泥里的木桩走了过来,将轩辕方狠狠地困了起来,轩辕方看着这些少年,其中还有两人稚气未脱,轩辕方不禁笑了起来,这些少年显然就是当初义阳城外那些小孩。

轩辕鹨被绑到一颗树上,眼看着八叔将荆少伤打进屋内,接着就听见屋内不断传出叮叮当当的声音,随即屋内一片安静,显然是胜负以分,轩辕鹨心中大喜,以为八叔已经解决了荆少伤,正等着八叔来救自己的时候,然而发现荆少伤大摇大摆地走出来,身后还跟着五花大绑的八叔。

轩辕鹨大惊道:“八叔,你怎么了?怎么还能被这几个小毛孩给抓了?”

轩辕方摇头,叹道:“大意了!”

轩辕鹨满怀希望,顿时化为泡影,自语道:“怎么会这样啊!”

荆少伤吩咐手下将轩辕方紧紧绑另一颗大树上,轩辕方大声道:“六当家,要杀便杀,把我绑这里算什么?”

荆少伤冷冷地看着轩辕方,眼神充满着悲伤与怨恨,狠狠道:“杀你是太便宜你了,我要将你活祭!”

轩辕鹨闻言大怒道:“荆少伤,你能抓住八叔,那是因为八叔对你手下留情,要不然你早就废了!”

荆少伤怒道:“小心我连你一起杀了!”

轩辕鹨怒道:“要杀便杀,别这么婆婆妈妈!”

“你!”六当家怒道:“当真以为我不会杀女人吗?”

“你杀啊?你杀啊!”

荆少伤大怒,一刀凌空劈出,疾斩轩辕鹨头顶,而轩辕鹨面不改色,屹然不惧。

荆少伤一刀斩下,堪堪在轩辕鹨头顶半寸时停住,轩辕鹨头顶几缕青丝随之飘然落下,而轩辕鹨面不改色,冷冷看着荆少伤道:“你杀啊!怎么不杀了?”

荆少伤怒气渐平,说道:“我不杀女人!别逼我出手!”

轩辕鹨道:“不敢杀就别装模作样,八叔对你手下留情,就别不承认!”

“你……”荆少伤词穷,实际上荆少伤也知道,自己如果不是巧妙地运用机关,结合刀阵,根本就没有可能将轩辕方擒获,刚才轩辕方与自己激战,确实是留有余力,如果说轩辕方手下留情,也不算言过。

轩辕鹨道:“知道理亏了吧?”

“我……”

轩辕鹨怒道:“你要不信就把我们放了,我们再打!”

荆少伤略有迟疑,这时身边一名少女道:“少伤哥,别上当,轩辕方一放我们就抓不住了!”

荆少伤如梦初醒,瞪了轩辕鹨一眼,道:“要我放人,不可能!”

轩辕鹨斜了荆少伤一眼,说道:“我知道你不敢!”

荆少伤纠正道:“不是不敢,而是我没有必要再犯险!”

轩辕鹨嗤笑道:“六当家,我知道你不敢,你这种人只知道耍些雕虫小技,真是妄称男儿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什么你?又生气了啊?有本事你就将我杀啊!”

荆少伤瞪着轩辕鹨,杀又不好杀,放又不能放,一时左右为难,轩辕鹨则趁热打铁,出言相讥道:“我知道你不敢放我八叔,你这胆小如鼠的人,不但不敢放我八叔,就是连我你都不敢放,你有本事你把我放了,咱们来打一场!”

“我不和女人打架!”

“是不敢吧?”轩辕鹨哈哈一笑,道:“不要自己欺骗自己!”

“你……”

轩辕鹨道:“就知道你……你……!有本事你就将我放了,咱们好好打一场,如果我输了,承认你是条汉子,任你处置,不再多话!”

轩辕方呆呆看着轩辕鹨,大惑不解,心道鹨儿平日说话比唱歌还难,怎么今天口齿突然变得这般伶俐起来。

荆少伤梗着脖子道:“我从不和女人打架!”

“打架就打架,什么男人女人的!”

六当家心中一横,脱口而出道:“打就打,伤了别怪我!”

轩辕鹨道:“那就快把我放了,婆婆妈妈做什么!”

荆少伤正待将轩辕鹨身上的缰绳劈开,一旁几名少年男女纷纷劝道:“少伤哥,不能放,别中了她的激将法!”

六当家道:“放了我也不怕,难道我还不能赢她?”

一旁有个稚气未脱的少年道:“就是,这女人说话太气人了,少伤哥哥先把他放了,再把她抓起来,也好让她心服口服!”

“正是!”荆少伤自信眼前这少女在自己刀下,支撑不了三招,自己还能怕她了?于是不再犹豫,一刀劈下轩辕鹨身上的绳索。

轩辕鹨深吸一口气,活动活动手脚,说道:“我去拿件兵器!”说完抬脚就朝不远处的一个兵器架走去。

轩辕鹨走到兵器架边,拿起一把朴刀,仔细看看,突然轩辕鹨纵身跃上屋顶,一个腾挪间便朝密林飞扑而去。

荆少伤大急,道:“你……”

轩辕鹨道:“你什么你,难道不会说话了吗?记住了,我叫轩辕鹨,我八叔暂时在你们黑风谷做客,你不可怠慢了,如果我八叔少了一根汗毛,我定要将你们黑风谷所有的人杀个干干净净!”

荆少伤看着轩辕鹨如飞鸟投林般身形,又急又气,但又无可奈何,只能充满懊悔地瞪眼看着轩辕鹨消失在密林中。

轩辕方看着荆少伤,轻轻一笑,自语道:“真是世生万物,一物降一物!”

id_6广告位-608*250
id_5广告位-6080*250
  • 相关阅读
  • 本类最新
id_7广告位-580*90
  • 时尚
  • 新闻
  • 生活
  • 视觉
  • 微爱
id_4广告位-300*350
id_3广告位-300*120
返回顶部